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> 信息动态>> 工作队动态>> 省委驻灌云县帮扶工作队>>正文内容

灌云工作队:《幸福的责任》——幸福的责任

幸福的责任

刘琪

 

    清晨,我小心翼翼地敲破蛋壳,打开一枚咸鸭蛋,筷子戳下的瞬间,晶莹剔透的蛋油散发着质朴、纯厚的金色光芒,汩汩地冒了出来,流淌在指尖,轻轻吮吸,心满意足,回味无穷。原来,幸福是这么简单。

    两年的驻村生活接近尾声。回顾过往,行囊中装满了无数的喜怒哀乐,项目推进的过程中吵过、也笑过;工作中苦过、也累过,岁月沉淀下来的更多的是淡然。也许,时间能稀释所有的悲哀和不幸,流年能弱化太多的抑郁和怨天尤人。从刚到村里连语言都听不懂,到现在田熟、地熟、路熟、人熟,成为一名进村“狗不叫”的扶贫干部,驻村队员们动真情、用真心、使真力,与当地干部、群众赤诚相见。晚风尚新,时光已旧,曾经的苦大仇深细细咀嚼起来竟然变得甘之如饴。大多数时候,开心、快乐的事情往往转身即忘,而悲伤、纠结的事情却偏偏铭心刻骨。我将来或许可以依靠这些“柴米油盐酱醋茶”来喂养寂寥,也可以典当那些“琴棋书画诗酒花”来滋润情怀。

    2016年2月,25名队员带着满腔热忱和远大抱负投身到扶贫第一线,加入省委驻灌云县帮扶工作队,我负责帮扶和平村。出发前,我欣欣然憧憬着古朴的乡村,旖旎的风光,曼妙的古道,小桥、流水、人家、风吹麦浪,还有漫山遍野金灿灿的油菜花。

    然而,吃完到乡下的第一餐,我沸腾的热血瞬间凝固了。那天零下2度,我盛好饭菜,故作镇定地坐在露天的长条凳上,狐疑地抬眼看看四周,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,狼吞虎咽起来。很遗憾,还没吃完,呼啸的北风已经把饭菜吹得冰凉,连骨子里最后一点热情也没剩下。

    旱厕里苍蝇乱飞,很多人不适应;乡下没有通自来水,很多人不习惯;农村不具备洗澡的条件,很多人不适应……从城市到农村,队员们经受着各种煎熬。可是,既然我们接受了这份神圣的使命,就必须攻坚克难,砥砺前行,因为这是共产党员对人民的承诺,对国家的责任,对历史的担当!

  第一次串户走访,我来到老党员李恩科家。77岁的老人守着五亩薄田勉强度日,老伴75岁,患有脑梗,唯一的儿子几年前去世了,儿媳妇不告而别,丢下一个小孙女,读小学五年级,缺少父母关爱,小孩学习成绩不是太好。听说省里帮扶困难家庭的干部要来,他的老伴颤颤巍巍地迎到门口,见面就说“党来帮我们了啊”,说完浑浊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淌,嘴里不停地小声嘟囔着。她恨自己的病,恨自己拖累了全家,恨日子过得越来越苦,拮据的生活已经让这个家庭举步维艰了。老人黝黑的手一直在颤抖,生活的刻刀残忍地在她的手上留下了一道道深深的沟壑,花白的头发和略显佝偻的腰身是无情岁月留碾轧的痕记。我一时语塞,心里沉甸甸的,对于这样的贫困户,他们目前考虑的问题只能是生存,然后才是生活。

    图河有一位叫李腊梅的学生,家庭条件之艰苦令人唏嘘,然而,小腊梅人贫志坚,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南京信息工程大学金融专业。父亲李虎是家中唯一的劳动力,我到他家的时候,看见房屋虽然简陋,但是李虎在四周种满了各种花草树木,在村里显得格外别致。由于房间太少,为了给女儿一个独立的空间,他只能把门前空置的猪圈打扫干净,蜗居在里面。知道我是来看小腊梅的,这个木讷的汉子脸上洋溢出骄傲和满足感,“娃儿很争气,差2分就上一本喽”。“我们亏欠孩子太多了,我儿子没有结婚,小腊梅是我们收养的,平时在学校吃饭的时候,她都是偷偷躲在角落里自己一个人吃,因为她的伙食就是馒头咸菜,她没有多余的钱吃肉菜。”小腊梅的奶奶拖着病腿一步一步挪过来动情地说,老人的裤管卷得很高,小腿处用绳子绕了几圈,打了个结,腿部暗青色的血管高高突起。老人解释道:“哎,人岁数大了就不中用了,得了静脉曲张,腿脚不好,干不了活。”小腊梅低着头从房间走出来,靠着墙根站定,她很内向,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,个子比同龄孩子明显矮一些,贫瘠的物质生活让这个孩子瘦弱的身体看上去像一片纸,感觉一阵大风就能把她刮走。家访之后,我联系江苏省儿童少年福利基金会并告之相关情况,利用“春蕾帮扶计划”为小腊梅争取了6000元助学金。虽然这点微弱的物质帮助只能算杯水车薪,但是起码让孩子感觉到这是一个有爱、有希望、有温度的社会。

    作为一名80后年轻队员,我的脸上可能堆满了稚嫩和彷徨,少了一些阅历和沧桑。初来乍到,老乡们觉得这个省城的娃娃只是来镀金的,背地里议论说“他们就是认认真真假大空,踏踏实实走过场”。为了变“大水漫灌”为“精准滴灌”,我计划带领低收入户种植西兰花。前期调研阶段,老乡们都笑眯眯地表示支持,可是到了需要掏钱的时候,“吃瓜群众”却纷纷表示他们只是来“打酱油”的。眼看到村后的第一个项目就要无果而终,我感到满肚子的委屈和无奈,原来群众根本不信任我。首战失利,我没有气馁,也不敢懈怠,总结经验,寻找原因,反复跟村里人沟通,套近乎、拉家常。最后,村里答应先由村干部带头推广种植西兰花,同时请来种植能手到田间地头做技术指导,循序渐进地引导低收入户参与进来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年底西兰花长势喜人,3块钱每斤的地头收购价让种植户开开心心地过了个年。

    都说外来的和尚会念经,可是到了农村才发现,我跟人家念的压根儿不是一本经。农村有独特的工作节奏和生活哲学,农村的工作不是摆张桌子就能办公那么简单,其工作地点在田间地头,工作内容是家长里短。随着接触的时间越来越长,我愈发佩服村里满脸沟壑的老党员们,他们身上的优雅是阅尽人生后的坦然、饱受沧桑后的睿智和无数沉浮后的淡泊。

老党员们建议“要想富,先修路”,为了取得群众的信任,让百姓更好、更快地得到实惠,我争分夺秒规划项目,千方百计筹措资金。去年年底,村里修好了6公里的路,农民的生产、生活不再是“晴天一身土,雨天满脚泥”了;今年,村里装了130盏路灯,农民的眼里有光,心里也就亮堂了。

    以前,在影视剧里看见老百姓涕泪横流地说感谢党、感谢国家,我始终觉得剧情矫揉造作、脱离现实。直到有一天,我看见一位老上访户搬进危房改造后的新居,老人情绪激动地在墙上刷了“社会主义好”五个鲜艳欲滴的大字,我的观点彻底被颠覆了。我们不能用无知和愚昧去臆测人间的真情,自己没见过,不代表感动不存在。

    身处陌生的环境,面对未知的困难,每位驻村队员都像孤独的斗士,但是,我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要感谢组织的关心和群众的支持,更要感谢家人默默的理解和付出。外婆去世的时候,身在灌云县的我没能见到老人最后一面;妻子怀孕8个多月,我每天只能通过视频进行关心和问候;父亲的生日,我是在两天后才忽然记起来的……6月的一天,我接到家里电话,说岳父突发疾病要做心脏换瓣膜手术,我急忙从灌云县赶到南京市第一医院,连续在病床前陪护几个日夜,虽然精疲力竭,但是没顾的上调整状态,又急匆匆赶回村里协调关系,推进光伏电站项目及早并网发电。说实话,我亏欠了家庭不少,但是家人始终毫无怨言,一如既往地表示支持。有同事问我,早知道家里这么多困难,你还会选择去农村扶贫吗?我想,哪个队员、哪个家庭没有当下的困难呢?但是,我们必须迎难而上,因为共产党员心中不仅要有当下,更要有责任和远方。脱贫致富奔小康的道路上一个都不能少,一个都不能落,这就是共产党人的庄严承诺!

 

    作者简介:刘琪,男,江苏省苏豪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人力资源部副经理,2016-2017年度江苏省委驻灌云县帮扶工作队队员、图河镇和平村第一书记。

 
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